夜景.jpg
当前位置:主页 > 作品展示 >

普利兹克奖得主伊东丰雄的创作语言

2017年05月24日 09:14       来源:网络整理    

生命不息 建筑不止——普利兹克奖得主伊东丰雄的创作语言

台中大都会歌剧院 中国台湾 2005年9月-2016年9月

  谈及这个名字,建筑设计界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提起他的建筑作品,无不让人激动澎湃。

  伊东丰雄说自己的设计轨迹如同一条蜿蜒曲折的河流。沿着其事务所设计的作品思想流,观众们将进入其灵动、感性、开放的建筑视野。4月22日,普利兹克奖得主、日本建筑师伊东丰雄全球首次回顾展“曲水流思”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举行。本次展览为期三个月,展出伊东丰雄建筑设计事务所(Toyo Ito & Associates, Architects)自1971年成立以来的所有重要作品。

  “曲水流思”一名来源于中国古代习俗“曲水流觞”,即文人们从河中取酒,分享哲思,举觞相庆。伊东丰雄的创作过程就像不断地从河流中掬取思想之水,其富于流变的作品宛若河流的漩涡,各具独立空间,又交融于河流的水波。

  呼应展览的名称,展厅中央特别放置了一张流水型的长桌,流水的形状一方面折射了伊东丰雄持续流变的创作风格,一方面又寓意了他的创作灵感时常起源于自然世界。长桌上呈现的是伊东丰雄建筑设计事务所逾30个项目的130多件模型,并以时间顺序划分为六个阶段,每个阶段皆展示了最具代表性的项目及相关模型。

  长桌的内侧伫立了一个直径达10米的“穹顶闲室”,其造型来自他于2015年完成的“‘大家的森林’岐阜媒体中心”中的11个“穹顶”。这些由聚酯纺织和无纺布粘合的“穹顶”,不仅将自然光吸入内部空间,同时也促进了空气循环,让身处媒体中心的人们感受到自然的生机。置身“穹顶闲室”内,观者可以躺在伊东丰雄设计的豆子沙发里,观看象征其建筑设计与结构衍变过程的影像。

  富于流变的个人风格和建筑轨迹

  “建筑是鲜活的,如同流水一般,建筑和我们的人生都在不断地发生变化。”伊东丰雄表示,“很多人说我的建筑没有固定成型的风格,这正像不断流动的河水,在不同的时间段,人、事件、思想也都在发生变化,我的建筑理念也会随之改变。”

  上世纪70年代,日本大阪世界博览会的召开,让人们对未来都市充满了美好的憧憬。日本建筑界以新陈代谢派为首,在博览会的平台上实现了他们对未来都市的各种设想。然而大都会所带来的人口密集、环境污染,以及当时学生运动的兴起,让建筑师们意识到未来建筑的两面性与不可预测性。所以,部分建筑师开始转向设计内向性建筑。

 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伊东丰雄离开了新陈代谢派主要人物菊竹清训的事务所,并创立了自己的工作室,最初名为“URBOT”(Urban Robot:意为“城市机器人”),早期项目以住宅为主。“铝之家”是伊东丰雄首次独立设计的住宅,象征着新陈代谢派在城市上空讴歌的未来都市丧失荣光,跌落于地面的情景。此后在篠原一男的影响之下,伊东丰雄的设计开始趋向于内在化。他的“中野本町之家”就是一栋彻底背离都市,充满内在流动与美感的封闭住宅。

  上世纪80年代,日本进入了泡沫经济时代,伊东丰雄以轻建筑回应迅速变化的信息时代和消费时代。“银色小屋”、“东京游牧少女之包”及之后的“横滨风之塔”等项目中,他基于“浮游”理念,运用了铝材等轻构材,设计了纯粹、透明、抽象的现代主义建筑。

  80年代末,伊东丰雄建筑设计事务所的项目以日本本土的公共建筑为主,包括博物馆、消防局、剧场、体育馆等。其中,历时长达5年的“仙台媒体中心”成为了其创作生涯的重要转折。这座城市般的建筑中,他以13根海草形状的管子为支撑架构,让置身于其中的人们可以与自然对话。这个项目之后,伊东丰雄提出了“少一点纯粹的美,多一些活力与乐趣”的设计理念,他从现代主义的纯粹建筑转向动态的建筑,关注自然形态、非纯粹几何结构以及两者的关系。

  2000年开始,伊东丰雄建筑设计事务所开始接到海外项目的委托。“布鲁日展馆”、“蛇形画廊展亭”以及“TOD’S表参道大楼”等项目中,他运用电子技术设计了建筑的三维曲面,并将蜂巢、树木及榉木等自然形态转换为建筑的结构,这些建筑的非均质抽象性表达了自由空间的更多可能性。

  从这一阶段开始,伊东丰雄的建筑风格趋向多元化。他根据环境共生的理念,注重空间的流动性。多摩美术大学八王子校区图书馆这个项目中,他运用了古典时期的“拱门结构”,以其衍生出全新的空间规则。在用拱门结构分断空间区域的同时,也以桌椅、书架、灯台等室内家具穿越拱门,形成了连续的动线。

  社会的关怀者及建筑界的启迪者

友情链接/网站合作咨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