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景.jpg
当前位置:主页 > 建筑设计 >

养老建筑设计师最关心的机构运营问题及解答在

2017年05月07日 09:29       来源:网络整理    

养老建筑设计师最关心的机构运营问题及解答在这里!

  

机构运营者与建筑设计者,是一对 “相爱相杀” 的伙伴,二者的协作质量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养老项目的成败。

在不久前举办的清华养老产业高端论坛分论坛,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周燕珉,与4位国内一线资深养老院长,就其最关心的机构运营问题展开对话,全程干货摘录、梳理、编辑、整理如下,以飨蜗牛读者

对话嘉宾:

周燕珉 I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

赵良羚 I 乐成老年事业投资有限公司首席专家

王鸿根 I 北京市朝阳区长友养老院院长

金恩京 I 北京康语轩老年公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

张婧 I 北京中天颐信企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养老服务总监

  主题词1:面积配比

周燕珉:标准层中,老人居室所占用的面积比例控制在多大比较合适?

赵良羚:从总的来说,我们25000平方米,300多张床,大概每张床是65平米,长友每张床大概48平米。双井恭和苑每层公共空间小,但是总的公共空间是大的,所以每一张床占的整体建筑面积是大的,是四家里面最高的。

每层里面到底够不够用?这个面积,出房率是高的,是合适的,够不够用?够用。按照养老建筑标准,老人的活动空间,每张床,每个人应该是5平米。我这地方18间房间住多少老人?20-22,按5平米走,这就是100-110平米。我们目前够。

金恩京:我们只有63间房,67个床。我们基本都是单人间,我们的公共空间是占55%的面积,生活空间、居住空间只占45%。公共空间和居住空间多大的比例更合适?其实公共空间越大越好,相对来说住得舒服一些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

对于运营者来说,相对的出房率比较多也是很重要的一点。我们的房间其实都不是很大,只有20平方米的房间,每个房间的面积都是这样。这里能够上厕所和洗脸,但是不能洗浴,淋浴不可以在这里。我们没有做得非常大,像敞开式这么大的空间,而是做了这种小的空间分割,这样的空间我刚才也强调过,我们要做失能,特别是失智症老人的空间,更多需要的是个性化的服务,更容易区分的空间,对他来说房子过多是干扰,能够让他情绪平复,可能会有很大的好处。

空间设计一定要和养老院运营的方针结合,给谁住,做什么样的养老院,老人在这里生活到什么样的程度。这个空间使用是否有足够的灵活性、应变性,而不是固定某一空间固定其功能固化。我们这个公共空间是做得非常小的,我们的功能随时可以变,可以成为餐厅、书画间、打麻将,可以谈话、看电视,所有的空间可以自由选择和变化,根据不同的老人需求。

电梯间这块,作为运营方来说,出房率对我来说很重要,我们一出来相对于这是一个我们叫单元式护理,也就是这个单元里头,玄关就在电梯边上可以实现玄关的功能,是这样空间的布局。

公共空间多大比较合适?我很难提出一个非常好的概念,大有大的好处。功能是不是具有灵活性、可变性和未来的可拓展性,远比事先设计时候的功能区域的面积有多大,或者比例有多大可能来得更实际,好用,这是我对功能和居住空间的理解,在我们这儿也是这么做。

王鸿根:说说面积配比的问题,面积配比首要的前提要想好,再考虑什么样的合适。面积配比到底多少,是根据具体情况来决定的,没有一个绝对对的数字。所以首先要考虑到,这个机构的建设,要符合国家民政部颁发的单床的面积要求,和你总的床位的建筑面积要求,这两个必须要符合的,这是一个。

第二个考虑是,你这个养老院是收什么样的老人,是收哪种类型的老人,是自理的,介护、介助的?

第三个考虑给老人什么样的生活。

这三个东西我们要想明白。当然,空间部分,公共部分越大、越宽敞、越舒服越好,生活品质越高,但是前提运营成本会很高,回收成本也会很高。这是很客观存在的一个状态。如果把房间做得很大,空间很小的话,老人在这公共空间里面,精神生活、文化生活很别扭,老待在房间里,这也是很大的问题。

我们为什么会做这么大?这是一个建筑,很长。我们全部想做成单人间,但是那样中间部分会有很多黑屋子,没有阳光,我们现在北边全部是单人房,面积有20平米,南边的房子是4×8米的开间,很大。

友情链接/网站合作咨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