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景.jpg
当前位置:主页 > 建 筑 界 >

进藏高速修建有多难——探访筑路工程界的"珠峰"

2017年07月28日 10:08       来源:网络整理    

(原标题:进藏高速修建有多难——探访筑路工程界的"珠峰")

新华社成都12月31日新媒体专电(记者周相吉 薛晨 刘坤)穿越十几条断裂带,高差近2000米,一条在云中穿行的高速公路正在建设中。它是国家高速公路网雅安至叶城(新疆喀什)高速公路的重要组成部分,是芦山地震灾区的生命大通道,也是内地进入藏区的经济大动脉。

这条高速公路穿越崇山峻岭,修建难度史上罕见,被业内专家称为筑路工程界的“珠峰”。记者2016年底走进那些分布在山岭间、云雾中的建设工地,看到令人震撼的修建场面。

盘山而上 险象环生

四川雅康高速公路有限责任公司相关负责人说,雅康高速由四川省交投集团投资建设,于2014年开建。通车后,从雅安至康定只需一个半小时,而原来沿着318国道前行需要4个小时左右。

在雅安城区附近,青衣江大桥已经贯通。沿着大桥向山区前行,让人叹为观止的建设场面逐一展现在记者面前。在雅安雨城区对岩镇的山谷之间,四川省在建的最大互通工程——对岩枢纽互通工程正在紧张建设之中。雅康高速C5合同段项目总工程师李学智介绍说,这个交通枢纽4次上跨现有的雅西高速,18次上跨108国道,与G5京昆高速有6次平交。

进藏高速修建有多难——探访筑路工程界的

   在雅安市雨城区对岩镇的山谷之间,四川省在建最大的互通工程对岩枢纽互通工程正在紧张建设之中。

对岩枢纽互通工程位于山岩之间的狭长地带,呈现出斜长的形状,工程最高处有40余米,15层楼高。这个合同工段5.401公里,路基工程挖方175万方,填方90万方。

沿着天全河和318国道进山,建于河道之中的小仁烟二号特大桥出现在记者面前。在它的另一侧,则是建设条件更为复杂的大仁烟大桥。今年7月27日,因山体滑坡,大仁烟大桥的2排4个桥墩被山石拦腰砸断。滑落的山石有12万立方米,造成工期推迟数月。

 图为塌方处,大仁烟大桥的2排桥墩被山石冲垮。

   图为塌方处,大仁烟大桥的2排桥墩被山石冲垮。

雅康高速C12标段项目书记程鹏飞说,这里位于天全县紫石乡大仁烟村,地质灾害频发。现在塌方的山石已被移走,而在紧贴着桥墩的一处山体上,施工队正在对大约17.6万方的山石进行减载处理,最后修成13级台阶稳固山体,以保护大桥桥墩。为了监测山体情况,施工队在山体上安装了4个北斗监控系统,高差、平移超过2毫米都会报警。

穿越断裂带、遭遇“岩爆”

越往山区前行,施工的难度越大。记者来到雅康高速的控制性工程之一的二郎山隧道施工现场。这个隧道洞口宽10.25米,高5米,长13.459公里。

记者随着施工人员来到隧道深处,看见十来个工人正在立拱、搭钢架,这是为了支撑断面岩体、稳固洞体。工人们大多穿着单衣干活,洞中温差与洞外相差20摄氏度左右。

二郎山隧道开挖工罗建明在工地上干了20多年。他说,这是他遇到最难干的工作。这个隧道地质变化最大,向甘孜方向打通的5000多米中,他分别遇到了松岩石、泥土、涌水、砂石、青石。而遇到青石则是这两天的事情,开挖青石山体,尽管速度慢,但安全系数却相对较高。

在二郎山隧道中,记者见到了犹如宫殿一样的地下风机房,这主要用于为这个超长的隧道送风排风。在隧道一侧的通风斜井中,其断面达到55平方米,路面可以排列三辆大卡车。中铁十二局集团雅康高速C2标段常务副经理舒文军说,这是全国规模最大的在建通风斜井,其长度超过了1700米。

 二郎山隧道中犹如宫殿一样的地下风机房。

   二郎山隧道中犹如宫殿一样的地下风机房。

舒文军说,这个隧道穿越了13条区域性断裂带,其中包括地震断裂带。另外,这个隧道作业地点埋层太深,山顶至施工位置有1500米左右高差,极易导致岩爆,为解决这个问题,施工区内安装了液压防护棚。

出二郎山隧道向康定方向,周边被高耸入云的雪山围绕。雪山脚下的甘孜州泸定县泸桥镇咱里村内,有一条奔流的大渡河,雅康高速公路又一控制性工程——1411米长的大渡河特大桥便横跨其间。

从事了37年路桥工作的肖定波告诉记者,他从来没有遇到施工难度如此大的工程。这个大桥跨越鲜水河、龙门山等三个地震断裂带,山体岩层破碎,随时都有塌方的可能。且施工场地狭窄,材料进出场十分困难。

“云里雾里”修“天路”

继续前行,就会遇到难度超乎想象的施工现场——28公里长的隧道群。其中达杠山隧道约为4.8公里。为了修这些隧道,施工方又不得不修筑8.9公里的便道。这些便道沿着山腰而上,被当地人称为“24道拐”。

 图为“24拐”。

   图为“24道拐”。

雅康高速C17合同段项目部党工委书记蒙晋说,这些便道上山之后并未与达杠山隧道相连,而是进入一个980米的施工支洞,再进主洞施工。因为隧道洞口大多都在悬崖上,无法从正面进入施工,只有采取这种“旁门左道”的方式进行。

蒙晋在2014年、2015年曾先后三次带着干粮、在当地向导的带领下,前往山上寻找隧道洞口,这些洞口要么在悬崖上,要么无法寻找,最后只得放弃。

四川雅康高速公路有限责任公司泸定代表处处长张武先说,雅康高速公路处于四川盆地向青藏高原的过渡段内,海拔快速爬升,地形狭窄陡峻、沟壑纵横,具有工程施工极其困难、地形条件极其复杂、地质条件极其复杂、气候条件极其恶劣、生态环境极其脆弱等“五个极其”的鲜明特点。这是全国在建桥隧比最高、施工难度最大的高速公路之一,短短135公里要完成2000米左右的高差。

建设工人说,雅康高速可以用“云里雾里”来形容。设计中,这条“天路”的隧道在云里,桥梁在雾里。建设中,场站在云里,驻地在雾里。通车后,路在云里,车在雾里,人在画里。

(原标题:进藏高速修建有多难——探访筑路工程界的"珠峰")

http://www.wm927.com/jsdc.html

友情链接/网站合作咨询: